七零家属院:我怀了糙汉三个崽_第15章 别处我听你的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5章 别处我听你的 (第1/3页)

  姜晚婉低头看去,见他从兜里掏出油纸包,油纸包裹了好多层,封的严严实实,捆着细细的草绳。

  姜晚婉伸出手指戳了戳:“是什么呀?”

  沈行疆把纸包塞她手里,他坐到炕上把姜晚婉抱在怀里,反把煤油灯点着。

  灯亮了。

  姜晚婉饱满的小脸蛋白里透着红,比剥了壳的鸡蛋嫩了不知道几百倍。

  她的脸靠在沈行疆胸口上,耳边是他有力的心跳声,她挑开草绳,掀开油纸。

  掀开外面那层,鸡肉香味儿蹿出来。

  姜晚婉咽了下口水,速度地把纸包拆开,露出里面小半只色泽金黄诱人的烧鸡。

  “你从哪里弄来的?”

  沈行疆:“五华山农场三面环山,因为是军区农场,山里的东西让我们打,我打了只野鸡烤了,把鸡头鸡脚送给厨子,换了调料,另半只给程团长,剩下的给你带回来了。”

  姜晚婉搂着他的脖子,‘吧唧’亲了口。

  “老公你真好,嫁给你是我三辈子修来的福分,你说你咋这么好呢!”

  沈行疆勾唇,莞尔道:“不,娶了晚婉才是我修来的福分。”

  姜晚婉把鸡腿的位置递到他嘴边:“你先吃,吃完了我再吃。”

  她的好,沈行疆从来舍不得拒绝,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,老天爷垂怜,叫他娶了心上人,还称心如意。

  他本想咬一点点。

  姜晚婉瞅准时机塞进去一大口:“都吃掉。”

  沈行疆无奈,吃了一口。

  “部队伙食很好,我晚上吃的五个馒头,一碗土豆粉条五花肉汤。”

  姜晚婉闻言,捧着半只烤鸡啃起来,鸡肉温热着,烤得外焦里嫩,外面焦黄冒着油脂,里面肉嫩得流汁,山上野鸡肉质紧实,比普通家养的味道更加鲜嫩。

  鲜香味浓!

  姜晚婉吃了半只鸡腿,一点点鸡胸肉,剩下吃不掉:“你解决掉。”

  沈行疆拿着剩下的鸡肉大口吃起来,吃完鸡肉,姜晚婉打了个哈欠,沈行疆知道她困了,打水洗漱。

  姜晚婉冲刷干净嘴里的味道,洗了脚,换上睡衣才上炕。

  她把被子铺好。

  他穿着线裤,露出的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